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心理视窗
当前位置: 首页>>心理视窗>>心理研究>>正文
 
高危职业,高能对话,教科书级别手把手教你化解心理医护危机
2021-11-22 09:00  

转自:咏梅工作室   咏梅专栏

精神卫生行业在某种程度上说是一个高危职业,时不时会面对患者或来访者的情绪或行为的攻击,那么如何处理危机并自我保护是我们要修炼的。上一篇,我提到在电视剧《我们与恶的距离》中,女社工安平医生在精神病患者持刀破门而入后,她用专业话术成功化解危机的英勇事迹,这一篇我想来分析这段高能对话。

当家属打电话来说自己的精神病弟弟应思聪不见了,安平医生先是说“赶紧报警”,转而看了一眼门窗说:先别报警,打电话给林一骏医生。”

安平医生为什么要说这句话?只因此时,她已经看到患者出现在了办公室门口。这句话透露了几个信息:

1.不用报警了,人已经找到了。

2.患者正在发作,专业的事情交给专业的人来做。暂时别动用警察,她来处理。除了自己,她的丈夫精神科林医生是此时最好的帮手。

3.是否需要报警视后续危险程度而定。此时报警一者来不及,二者警察会把患者当做罪犯抓起来。

安平一方面临危不惧,相信自己和行业的专业性,另一方面保护患者,不在事情没有搞清楚前就启动最高级别的制动手段。

那么安平医生为什么不直接告诉家属弟弟已经找到了?

只因此时情况紧急,电话中不便解释更多,家属只需要按照指引去找林医生,自会知晓答案。表面平静的她大脑已经高速运转,准备动员全身心应对眼前场景。

我们再来看正式对决阶段。

应思聪一进来就开始暴躁地掀东砸西,并不断数落发难:“都是你们把应思悦吃掉的!都是你们把小欣害死的!你们为什么监视我?为什么看不起我?我只想拍电影,不行吗?……”

乔安平医生一边冷静地看他发飙,一边远离正在疯癫状态的思聪,保持安全距离。她迅速从对方那段话中找到一个关键人物——小欣。

她迅速切入:思聪,小欣是谁?”

思聪怒气冲天:“小欣就是只是叫我加油就被你们害死的人!”

面对思聪的不知所云,乔平医生没有不耐烦,反而关切地回应到:思聪,我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你听我说,我知道,心爱的人离开自己那种感受。”

这句话运用了同理技术,感同身受对方的处境,以拉近自己与患者的心理距离。但是思聪显然深陷于自己的幻觉中,还在和幻觉中的人对话,愤怒不已,激动不已,没有理会女医生。此时医生的电话响了,她没有回避而是直接说,我电话响了。”医生保持真诚一致,在患者面前言行统一,没有任何欺瞒。面对思聪的无动于衷,她继续请示:思聪,电话很吵,我把它关掉,我把它关掉。”

情绪激动的思聪怒吼:“闭嘴啦!”然后把女医生的电话给砸了!

电话被砸的安平情绪稳定,没有一丝涟漪,关注点始终在患者身上。思聪你流血了,我拿卫生纸给你,你等我一下。”乔平医生本着细致的观察又找到一个切入点。

“你走开!”

好!我不过去!我不会靠近你!”

女医生一方面表达对患者的尊重,听从他的指令;一方面转换概念,让患者放心:“明明是你想伤害我,我却表现出我不会伤害你,不会干扰你的姿态”。

开始起作用。

思聪啊,你刚才跟我说,你想要拍电影,那我想知道电影里讲什么?”医生没有放过他话里的重要信息和他的核心诉求,趁患者情绪稍加缓和,回到电影的话题,从这个角度再次切入。

患者情绪刚刚平静下来一点,林医生的敲门让他情绪再次爆炸,以为是安平派过来的监视。

思聪,是便当,是我叫来的便当!”

“不要进来,进来我杀了你们!”

林医生旋即配合说“便当到了。”

我们不要吃便当了,你们都走开!都不要进来。”女医生放弃了救援,选择和病人站在同一战线,赢得他的信任。

“可不可以不要和我讲话?”情绪激动之下,患者的幻觉再次活跃。

面对陷入幻觉又排斥幻觉的思聪,安平抓紧机会切入话题:思聪,现在谁在跟你讲话?”

“烂监制,还有我妈,还有一些我不认识的人。”

乔平医生于是就他提到的这些人一一展开交流,她没有选择谈论监制,在思聪口中监制是烂人,如果此时探讨监制,必然是激怒。同时,解铃还须系铃人,她选择了思聪心中的重要她人,妈妈还有小欣。

妈妈说什么?”

“我妈,我妈,我妈……”

妈妈说——”面对患者的思维迟缓,医生鼓励他继续说下去。

“我妈说,刘杏珠,如果,带着没用的应思聪,她就不会幸福。应思聪是拖油瓶,”患者转而带着哭腔道:“妈妈,我不是拖油瓶,我很听话,我很乖啊,你为什么不要自己的小孩啊?!”

被抛弃的最初创伤找到了。共情的最佳时机出现,医生怎会放过?

思聪,我知道,你是一个很重感情又听话的小孩,到现在都还想着妈妈的事。”

思聪的情绪从愤怒转到悲伤,对外的攻击转为对内的攻击,偏执转向抑郁,理性在增加,伤害性减少。乔平不仅动用语言的共情力量,并用非言语行为,和他一起坐到地下:那,小欣呢?小欣和你说什么?”

“小欣说,小欣说她永远都不会离开我。她不会骗我!为什么我爱的人都走了?为什么要把我一个人留在这里?”

此时患者已经恢复部分理智,可以正常对话。思聪,小欣选择离开你,她一定有她的理由。但如果我是她,我一定会很开心。因为你到现在,心里还想着她。”此时,乔平将体验到的女友的态度分享出来,表达对思聪的爱意和感激,减轻思聪的无价值和无助感。思聪是一个被抛弃的孩子,他母亲的遗弃是根源,而女友的自杀再次激活他内心被抛弃的创伤,诱发了精神疾病。女医生聊聊数语却直击要害,给了思聪最大的抱持和理解。

思聪,身边还有很多人都很爱你,就像你姐姐,她为了你,每天都东奔西跑,还有你爸爸,他现在人在医院,可他心里还在想着你,还有阿姨,还有你弟啊,大家都关心你。”

乔平趁胜追击,用爱将他从被抛弃的痛苦边缘拉回,维系他当下平稳的状态。

还有我,我在这里陪你耶,我也很关心你啊。”乔平边说边抚摸他的后脑勺,这个动作对情绪有很好的安抚效用。

“你相信我,事情会变好的。”一边给予肯定的回应,为患者赋予希望和力量,一边用眼神时不时关注患者手里的玻璃片。

真的。

看到他情绪舒缓,抓紧时机把玻璃片从手里抽出,扔到远处。

看到这里,观众和剧中的家人都松了一口气。

“为什么?为什么是我?”

可能因为你比较勇敢!!!

多么有力量的话语,危机解除了,乔平医生仍不忘给患者赋能,为思聪找到一个最为霸气的解释!

乔平医生之所以能“化干戈为玉帛”,与以下三点相关。

一、始终保持稳定而平和的态度。面对精神病患情绪暴躁和激动,女医生就像一个行走的镇定剂,接纳患者所有的疯狂和暴力情绪,用一以贯之的温和态度逐渐诱导患者放松,百炼钢化为绕指柔,最终走向平稳和正常。

二、始终保持真诚而共情的对话。面对精神病患者与真实世界脱离的状态,医生始终坚持与他会话,走进他的精神世界,尊重他、共情他,用他的话语体系和他所关注的内容与之交谈,全程不评价、不否定、不怀疑,一边紧紧跟随,一边适度引导,始终以患者的名字称呼他,既表达了对他的尊重,也增强他的现实感,最终将他拉出幻觉,回归现实,看见爱与暖。

三、始终保持高度警惕和自我保护。医生没有因为助人心切而忽视自身安危,她本身是跆拳道高手,这是她勇于应对的底气,同时她善于抓住时机靠近患者,及时卸除对方的危险工具。同时她也搬了救兵,一旦事情不妙,林医生肯定会破门而入,保障她的安全。

安平医生用专业而温暖之态度,娴熟而无形之技术及高度的自我保护意识顺利完成了这项艰巨的任务。三者缺一不可。这不仅是一个危机干预的过程,也是一个治疗和疗愈的过程。这一次过后,患者终于可以正式主动接受治疗了!

关闭窗口
 
 
 网站地图 | 返回首页 | 联系我们 
 

重庆师范大学学生心理健康教育与咨询中心  地址:重庆市大学城重庆师范大学虎溪校区
电话:023-65910269、65910193、65910192  邮编:401331  新浪微博:@重师大心理健康中心 All Rights Reserved